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天津白癜风主要病因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05:48:4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天津白癜风主要病因,凤县白癜风医院,海南能否根治白癜风 ,繁峙白癜风医院,滨州如何治白癜风,海林白癜风医院,伊春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把光明带给“离太阳最近”的人

编者按:“他们离太阳最近,却离光明最远。”——这,是人们对西藏眼病患者最贴切的描述。于是,诞生了这样一群“光明使者”,他们不畏长途跋涉的艰辛,顶住高原反应的不适,跨越4000公里的距离,为这些离太阳最近、却离光明最远的人,送去了希望。这些“光明使者”,就是由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专家组成的医疗队。

2017年8月,在北京同仁张晓楼眼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、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主任魏文斌的带领下,由医生、护士、工程师等组成的医疗队,从北京飞往青藏高原,开启了为期两周的“光明行“活动。据了解,自2004年以来,北京同仁医院已与多个组织合作开展“光明行”活动,先后进行了近万例免费白内障复明手术,更为当地医疗水平的提高作出了积极贡献。以下是此次西藏“光明行”随行医生的一篇个人手记。让我们透过此,去感受这丝丝光明得来的不易——

在我还没有步入眼科殿堂的时候,就听闻过眼科专家张晓楼的大名。

解放初期,我国有50%的人患沙眼,而在北方农村,沙眼发病率更是高达95%。所以,民间又流传着“十人九沙”的说法。为了攻克这一难题,1954年,眼科专家张晓楼和微生物专家汤飞凡合作,开始研究沙眼病因。为了寻找沙眼临床治疗的良方,张晓楼甚至不惜冒着失明的危险,大胆地在自己眼睛上做试验!最终,二人首次在世界上分离出沙眼衣原体,为患者带来福音。

很荣幸,今天的我,能作为“北京同仁张晓楼眼科公益基金会”赴藏团队里最年轻的医生,并带着张晓楼前辈的精神与同仁文化,一起去给那些离太阳最近、却看不到阳光的人,送去光明。

“光明”之旅起航

由于海拔高、紫外线照射强等原因,青藏高原是我国白内障患者的高发地区。地广人稀、交通不便等客观原因,以及卫生资源匮乏、技术力量薄弱等现实问题,又让很多患有眼科疾患的患者得不到及时救治,从而失去了享有光明的权利。我们的前往,能给他们带来什么?还没到西藏,我的心里已满是期待。

loading...

loading...

loading...

8月3日凌晨,太阳还没有升起,我们一行人马早早就赶到北京机场。团队里的几位医生、护士、工程师作为先遣部队打头阵,开始为此次“光明行”的手术及捐赠物资打包、托运行李。由于超乳机、玻切机等仪器都非常重,于是,连平时看起来很柔弱的女生,也一个个变成了女汉子,抡起胳膊搬运、办理超规行李的托运……

然而没想到,一切落定后,我们接到悲惨的通知:飞机由于天气问题延误了8个小时!到达拉萨机场时,已是接近黄昏。

loading...

loading...

一出舱门,立刻就有种踩棉花的感觉。只一夜短暂的修整,我们就又顶着凌晨的阵阵寒风,马不停蹄地乘上著名的拉日列车,继续赶往此次“光明行”的第一站——日喀则。

虽然拉萨与日喀则平均海拔相差不到300米,但植被的稀少与高原气候,让我们着实感到了缺氧。不过,接下来的消息,让这些不适瞬间一扫而空。

日喀则藏医院院长索朗加布和眼科主任边巴次仁告诉我们,因为听说有北京同仁医院的专家团队要来,当地的老百姓早早就赶了过来,很多人甚至直接就住在了医院的院子里,就为了能第一时间让北京来的医生看上一眼。这种对光明的期待,让我们深感责任重大。

期盼的眼神与重重的困难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但在踏进藏医院大门的那一刻,眼前的情景还是着实把我们吓了一跳!小院子里挤满了老爷爷和老奶奶,还有不少年轻人。“据说来了两个县!”有人介绍说。那些满面期待的目光,一直跟随着我们,直到踏入诊室大门。

loading...

loading...

顶着压力,团队迅速进入工作状态。护士长带领工程师进入手术间进行物资的清点,完成手术床的布置、消毒器械的准备等。

与此同时,诊室里的我跟随本次白内障主刀医生张红言主任,进行白内障患者的裂隙灯筛查、眼压等检查。与我们所预想的不同,诊室里如裂隙灯、A超机、眼压计、眼底照相机、造影配备等眼科检查机器,配备都很齐全。足以见得,高原地区的眼科学发展也是非常受重视的。

loading...

loading...

loading...

但接下来,我们就碰上了相当大的难题——语言不通。由于患者几乎不会说汉语,为我们的检查带来了很大挑战。简单的裂隙灯检查、眼压测量,有时就要花去平时几倍的时间。加上藏族老人的眼窝大多比较深,检查时经常需要改变头位。张红言主任甚至为了检查方便,使出浑身解数临时学了好几句藏语,比如“mizong”为“闭眼”、“geligelizong”为“轻轻闭上眼”。

最终,我们用了一下午的时间,完成了上百例患者的前后节筛查,并在藏医院的协助下,选取了31位家庭困难和病情急需救治的患者进行免费白内障复明手术。

loading...

loading...

loading...

但接下来,挑战又来了!在进行术前人工晶体测量检查时,A超机器竟也出现了“高原反应”,不时出现不能开机、莫名故障的问题。当时负责操作机器的我,真是急的满头大汗,顿时感到缺氧、眼冒金星。每一次机器的突发情况,都会让我感到憋气。好在,张主任和护士长已经有多次高原“光明行”的经验,他们帮助我耐心的不断重启,解决这样那样的问题。带着信念,我们几个人还有藏医院的几位医生护士,一起完成了所有白内障手术患者的术前检查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也发现了不少当地实实在在的困难。比如,虽然高原上血压升高非常普遍,对于术前高血压患者,我们也都备了降压药,但此时,还是发现高原的药品是多么的匮乏,药品种类少、品种没有更新都是暴露出来的问题。再者,其实我国大多白内障病患都是来自中西部欠发达地区,紫外线光照强烈的地理劣势,使当地人民罹患眼疾的风险陡增。

加之经济上的拮据,文化水平不高,很多患者又常常拖延病情,甚至直至全盲都从未到正规医院接受过诊疗。印象中有一位编着五彩绳长辫子的老奶奶,跋山涉水来到城里的医院排队,最终却因为眼底疾病严重,不符合手术的条件,不能进行手术。得知这一消息,老奶奶难过的一直留泪,但仍紧紧地跟着我们。尽管语言不通,可此时,不需语言,我们也能够读懂她的期待。好在,最终她也得到了自己适宜的救治。

loading...

在大家的期盼中,我们开始了在日喀则藏医院的第一台白内障手术。作为助手的我,着实感觉有些精神紧张。这边杨晓萍护士长在做无菌手术台的准备,那边张红言主任顶住高原反应进行手术,我们的工程师张子健为了保障机器适应高原的气压,不得不上上下下的奔波……所有人都绷住一根弦,不能出任何差错!

除了显微镜的硬件水平不同外,这里白内障患者的手术条件也与平原不同:大多囊膜结构非常脆,很多因为“过熟”、晶体核“过硬”,造成悬韧带结构不良。而这对于超声乳化手术来讲,是巨大的挑战,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。

loading...

loading...

loading...

loading...

到上午手术结束时,魏文斌主任带领最后一批人马也赶到了,一起加入接下来的工作。比起一开始的困难重重,下午的手术越来越平稳,四点半时,已经顺利结束了全部31位患者的手术。也是在这时候,我们才从紧张的气氛中放松下来。

做完手术的患者,慵懒的坐在医院的草地上,喝着家里带来的酥油茶,还不忘热情地与我们分享自己做的奶渣、糌粑、炒米。我们都听不懂对方的语言,就这样围坐在一起,冲着对方笑。下午的阳光暖暖的,洒在我们每个人身上。

loading...

loading...

loading...

双手合十的等待然而,真正激动人心的,是接下来的这一天。热闹的扎什伦布寺里,举行了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、北京同仁张晓楼眼科公益基金会“日喀则公益行”捐赠仪式。

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、援助西藏发展基金会理事长班禅额尔德尼·确吉杰布出席了仪式,并为前一天白内障手术患者揭开纱布。对于淳朴的藏民来讲,当揭开纱布的那一刻,看到久违的光明,看到班禅大师就近在眼前,是何等的激动!许多患者双手合十等待着······

那一刻,我相信宗教与信仰、科学与文化都融合在了一起,我的心灵也一次次被这纯净的信仰净化着,忘掉了一切。而当看到患者见到期待已久的光明流下了泪水,我突然觉得,学医路上吃过的所有苦,都是值得的。当然,带给几十名患者光明,并非我们此行真正的终点。

loading...

loading...

留下希望的种子结束了日喀则之行,我们来到拉萨的藏医院。相比日喀则,拉萨的病人,情况要好得多,可以流畅沟通,病情也没有拖延到很迟的地步。我们也能明显地感受到,整个拉萨医生群体的培训更加专业,并且十分重视科室的建设。比如建有规范化的无菌手术室,以及正在建设的一整栋眼科楼。这也让我们整个团队感到,身上肩负着培养更多优秀眼科医生的责任。

8月9日这天,除了完成16例符合条件的白内障复明手术外,魏文斌教授还带领团队完成了8例眼底手术。这是藏医院第一次完成玻璃体视网膜手术,更加重要的是,在为患者恢复光明的同时,也借此为拉萨的医生进行了规范化培训。每位来自同仁医院的专家都精心准备了课程,与当地的医生学习与交流。其实,“光明行”中最重要的不是做了多少台手术,而是对当地医生诊疗方法的规范化培训。物质的更新是简单的,思想的更新才是最根本的。在施救的同时改善当地的医疗水准,这样才能让来的时候是一个团队,走的时候还能留下一个新的稳定而优秀的团队,这才是给当地患者送去的最大福利。

正如“光明行”创始人、北京同仁医院韩德民院士所说:“‘光明行’活动推动了社会的进步,也带动了整个医疗卫生的健康保障水平向更高层面的发展。”它给接受义诊的患者带来了光明,但它更像是一颗种子,在所到之处,静静生根发芽,把光明撒播到了更多的地方去……而这,才是我们真正的终点。

loading...

loading...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栾城白癜风医院